<bdo id="ke8hz"><bdo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bdo></bdo><bdo id="ke8hz"><rt id="ke8hz"></rt></bdo><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bdo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rt></rt></bdo><noframes id="ke8hz"><noframes id="ke8hz"> <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noframes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delect><noframes id="ke8hz"> <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企業動態

內部無垠的“小”博物館 克里克與建筑大師西扎的邂逅

作者:    發布時間:2020-11-20 13:59    閱讀量:2520

微信圖片_20201119101404.jpg


  位于寧波東錢湖畔的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將于11月21日正式對公眾開放。這是國內第一座以“藝術教育”為主題的專題博物館,由1992年普利茲克獎獲得者——葡萄牙籍世界頂級建筑大師阿爾瓦羅·西扎(álvaro Siza) 與他的合伙人卡洛斯·卡斯塔涅拉(Carlos Castanheira)設計。西扎被認為是當代最重要的建筑師之一。這也是當前西扎設計的唯一“黑色系”建筑作品,而克里克十分榮幸地融入到了這個偉大的建筑之中,完成了與這位世界頂級建筑大師的“對話”。


2.jpg
2014年西扎(右)與卡斯塔涅拉在寧波考察(圖片來源于網絡)


  在亞洲,西扎與卡斯塔涅拉的實踐最早始于韓國Paju書城,并隨后進入了中國。對于建筑的幾何純粹性的強調深深影響了西扎的建筑思想。西扎的作品明確地表現出摒棄裝飾的傾向。他曾說:“在建筑中浪費是一件讓我十分沮喪的事,即使是在使用‘光’方面”。西扎的建筑沒有任何裝飾性的要素,卻總是以簡潔、明確的基本幾何形體作為其形式表現的根本,并獲取了同樣豐富的多樣性。


  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也不例外。整座建筑被波紋鋁板覆蓋——在環境中整體呈現為較暗的色調。隨著光線射入角度及視角的變化,顏色也會由黑色變至銀色,變化不斷。


1.jpg


  博物館像是一座綠樹藍天輝映下的現代雕塑,而窗戶,門廊就是這個雕塑的虛體。大面積的虛實對比,建筑的比例和尺度的變化以及光線對體量的渲染,極具雕塑感和靜謐感。


  大師最好的建筑其實不是真正的建筑,它們是嵌入當地文脈中的光與空間的容器。作為一種特殊的虛質材料,光以自身的無形賦予了建筑有形的、可以感知的藝術效果。


  西扎毫無疑問是光的表現大師,在他的作品中,外部和內部空間無時無刻不被各種精心組織的光所渲染。大師也將光影的魔力用到了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讓這座建筑整個靈動起來,充滿張力。


3.jpg


  在數個位于亞洲、尤其是博物館建筑項目中,無論大小,西扎與卡斯塔涅拉似乎均采納了一種指向內部性的策略:在如雕塑般的建筑體量之中,創造出一個自足的無垠世界。


  如果說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外部黑色的神秘性成為了吸引視線和注意力的選擇,那么它的內部,則回到了一個更為人們所熟知的西扎的作品——一個白色的純凈世界。曲與折、放大與收縮、開闊與限制的體悟被完全翻轉至建筑物的內部。


微信圖片_20201119111013.jpg


  博物館內部坡道多變的幾何形態,使得空間產生一種動態變化,它們不是靜止和單一的。觀者在移動的過程中,視角以及景別都在時刻發生變化。觀眾的每一回轉身,都是一次回眸。


  正如西扎與卡斯塔涅拉如詩歌般的項目文字所寫下的:外部小巧,而內部無垠。一座博物館必須是大的。內部。一座博物館必須是明亮的。內部。(Small on the outside and immense inside. / A Museum must be big. Inside. / A Museum must be bright. Inside.)


  西扎建筑作品的內部空間是一個泛光的世界,他通過窗的特定位置的設計,光線被捕獲進內部天井,并從此處散布到周圍的空間,逐漸變得柔和旖旎。隨著空間界面的圍合與開啟,空間體量的壓縮和擴張,使人們在光的變化中自覺地延續空間的漫游,游歷和體驗著建筑空間。


  而克里克為內部光線藝術的篇章譜寫了最美的句點。


  克里克承接了該博物館展柜項目并于2020年1月完成驗收并交付使用。作為阿爾瓦羅·西扎極簡主義美學的當代“孤品”,克里克始終秉承這一使命:


  超薄邊框展架(下部邊框80mm, 上部邊框70mm) ——使展柜呈現輕盈、輕快的視覺感,褪去傳統展柜厚重的感官效應。7mm的面板燈緊密地貼合上部結構,使燈具與展柜上部處于同一水平面,視如鏡面般利落。進口8+8mm低反射夾層玻璃的運用無形中提升了展陳規格,內部藏品看起來更加的通透、清晰。


華貿展柜.jpg


華茂展柜2.jpg


  電動開啟裝置的設計讓設計師煞費周折,如果上部邊框按傳統設計勢必增加邊框厚度,進而影響整個設計。最終的方案通過在下部推動桿內部加入鋼絲聯動裝置,形成上下聯動,實現電動側滑開啟。設計于心,強調美感與實用性并存是克里克持續探尋并堅持的創新之路。


  “內部無垠”,不也正是克里克的寫照和品質嗎?注重每一個微小的細節,讓展品被烘托從而無限延展??死锟藶槿A茂藝術教育博物館特別設計定制了所有展柜,像水晶像琳瑯,點綴在博物館內部無垠的白色空間,在光影的投射和交錯下,也變得靈動起來,達到了與整座博物館和諧共舞的藝術境界。


攝影:侯博文


推薦閱讀
性国产videosgratis极品|丁香五月天缴清中文图片|四库影院永久四虎精品国产|国产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漫画|欧美歌曲那首mv是抖臀
<bdo id="ke8hz"><bdo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bdo></bdo><bdo id="ke8hz"><rt id="ke8hz"></rt></bdo><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bdo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rt></rt></bdo><noframes id="ke8hz"><noframes id="ke8hz"> <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noframes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delect><noframes id="ke8hz"> <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r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rt><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delect id="ke8hz"></delect></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 id="ke8hz"></rt></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noframes id="ke8hz"><rt id="ke8hz"></rt>